分类 默认分类 下的文章

“妈妈,我是从哪里来的?”这几乎是每个孩子都会向父母探询的问题。我妈却似乎有备而来,信誓旦旦地说:“在你姥姥家屋后捡来的。”“怎么捡的?”我穷追不舍。我妈就继续编故事,说是有一天,她在姥姥家,突然听见哭声,出去一看,是个小姑娘,就抱回了家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母亲小时候姥姥对她的回答。母亲胡编乱造的故事让我一度觉得自己不是她亲生的,但这就是老一辈很多人对这一问题的解答方式。

近年来, “我从哪里来” 这个孩子们十分感兴趣的问题,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研究。一种崭新的、科学的观念全面更新了长辈们关于“出生”的解释,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《小威向前冲》绘本的盛行。诸多受过科学洗礼和新思想熏陶的父母,开始结合其中的情景,为孩子讲授科学的“造人原理”,甚至早期性教育也被提上了日程。

据我所知,有一位从事儿童文学研究几十年的资深学者,对这种现象痛心疾首。他用下面的故事表达了看法。甲乙两人都喜欢看足球赛,有一次,甲因为某种原因,错过了一场精彩的比赛,急匆匆赶回家想要补看,路上碰到了乙。乙已经知道比赛的具体情况,情不自禁地大肆宣讲了一番。甲大为震怒,将乙痛打一顿,说:“我还不想知道结果呢,为什么要告诉我?!”给幼小的孩子讲述精子、卵子的结合与受精卵的发育,正如乙的多嘴一样,属于将孩子并不想知道的事情提前告诉他们,忽略了孩子成长的阶段性特征,破坏了孩子的“不知情权”。

在某种程度上,我们说孩子是天生的诗人、哲学家,他们的很多问题其实很难给出确定的答案。“我从哪里来”,这不是人类一直探求却无解的哲学难题吗?事实上,当孩子就此发问时,就跟他们问“为什么花开时是香的、草是绿色的、星星会眨眼睛、月亮有阴晴圆缺”一样,是孩子与生俱来的好奇心造成的。他们原本并不想知道、也绝对不可能理解超越自己年龄和心理接受能力的“性文化”。过早地、不合时宜地、硬生生地、在孩子毫无心理预期的情况下,向他们讲述这些“少儿不宜”的东西,只会适得其反,给孩子纯洁懵懂的心灵带来过多的冲击和恐慌。

当孩子再次仰起天真的小脸,询问“我是从哪里来的”时,请告诉Ta:你从爱中来,并且将一直沐浴在妈妈爱的阳光下。